www.qdb8.com 皮皮彩 彩28

旅游

111秒|40年4代人接力治沙 保护青海海北高原净土

发布时间: 2020-07-16  发布时间:

  

齐鲁网·闪电新闻7月8日讯 石德荣永远记得2002年,刚来到林业站参加工作的时候,领导带着她就下乡了。领导让她穿上了厚重的大衣,背上了大包的行李。石德荣心里想:“虽说天气冷,但是出个差也没必要带这么多吧?”

到了海晏县克图治沙点,石德荣倒吸了一口冷气,紧接着裹紧了衣服。

十八年,“石德荣们”一直在和沙子作斗争

青海省海北州海晏县克图治沙点,这里现在是一片郁郁葱葱、繁茂喜人的林区。但是谁也想不到,在上世纪80年代,这里还是满眼黄沙的流沙区。它的沙漠化面积占全省沙漠化总面积的0.5%,占全县土地总面积的13.6%,占环青海湖沙漠化总面积的56.7%。由于距离青藏铁路直线距离仅100米,经常一夜之间,铁路就被风沙淹没。每年沙丘以5米的速度由西向东移动,严重影响了青藏铁路和环湖公路。铁路和公路部门每年要花大量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来清沙护路。克图的东南侧,全部都是沙漠,翻过一座山,还有两个村庄,村民们更是被风沙弄得苦不堪言。

石德荣是海晏县林业站的一名工程师。刚来到这之前,她的前辈们已经陆陆续续治理了很多年。从1980年开始,海晏县就对克图斜玛、大水塘一带6万亩的沙区实行常年禁牧封育和工程治理。老一辈的人研究出来了沙棘营养土坨造林技术,用于治沙造林。没有水,他们就人工挖。

但石德荣来到这里时,发现绿植还是少。没有乔木,仅有灌木,植被也不高。引进生物多样性,成为石德荣心里的想法,“不同的树针对不同的病会有不同的抗体,这种植物在沙漠里生病了,另外一种可以存活得好好的。”

于是,石德荣和同事们开始在沙漠里栽种乌柳。1米的乌柳,为了保沙,要深栽下七八十公分,地面仅留二十多公分。当地没有苗就从外地调,人少不够就去找专业的造林队。项目多的时候,每年用两三百人。

栽了乌柳栽青海云杉(海晏当地树种)、樟子松(抗旱树种)、杨树……18年下来,金沙平台,这片沙区,陆陆续续有了8种植物。

“远看像要饭的,近看搞调查的,仔细一看是搞林业的”

搞林业,难。在沙漠地区搞林业,更是难上加难。所有的树种,一年大概要栽上几十万株,栽得浅了不行,后期不闻不顾更是不行。这些植物,暴晒一周就不行了。干沙层每天都要下降10公分,10天不下雨,植物的保存率就有影响,高温一星期,山上的草就全变黄了。“照料这些树,就跟照料娃儿似的”,石德荣有些无奈。

四月份的时候,风特别大,石德荣把脸都包裹起来,只剩下两只眼睛。背着水壶,拿着测绳,穿着球鞋,脸上晒着高原红。周遭的村民们稀奇的眼睛是瞅了又瞅:“远看像是要饭的,近看像是搞调查的,仔细一看,噢,原来是搞林业的!”

石德荣不是没有过抱怨。自己的孩子才8岁,上学下学都需要接送。每年的三到五月份都是最忙的时候,根本回不去家。记忆当中,每次要出门,孩子都要问一句“妈妈,你又要下乡了吗?”

“大家都是参加工作的,凭啥我就得背着矿泉水瓶,天天在外面跑。2015年单位改革,说要调走一个人,干其它的工作。”站在亭子眺望这片沙区,石德荣告诉闪电新闻记者,“当时我报了名,单位基本上确定是我了。”

临走前,石德荣再次来到了克图沙区。她想再看看自己栽的树。还是穿着大棉袄,看了一两个小时,发了一两个小时的呆。石德荣又回到了单位,“领导,我不走了。”

黄沙肆虐的不毛之地,变成了绿色的海洋

辛苦不是没有回报。在没有任何参考借鉴经验的情况下,石德荣这群人,接力老一辈人的经验,继续摸索。几代林业人反复钻研,试验成功了沙棘营养土坨造林,乌柳截秆深栽造林、沙地容器苗造林等一系列适合高寒沙区的先进实用技术,在高寒沙区走出了一条成活率高、见效快的治沙造林新路子。

他们也改变了造林树种单一的实际,填补了高寒沙区造林无常绿乔木树种的空白,形成了今天人们看到的乔、灌、草结合的自然沙漠生态系统。

站在克图望绿亭上眺望,原本黄沙肆虐的不毛之地,如今已经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了。景色好了,当地老百姓的生态意识也加强了。在之前,会有牧民偷着放牧,近两年这种情况再也没有发生过。

“当地百姓的牛羊要是不小心进来了,他们马上就自觉地赶出去。石德荣告诉闪电新闻记者,“他们还会连声道歉,说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不仅如此,大家来游玩的时候,每家每户都自觉带上了垃圾袋。走的时候,垃圾也随身带走。

这片土地也在默默地回馈着老百姓们。风沙减少了、环境干净了、降雨量变多了,站在高处能够看到山、树、高原、青海湖。搞旅游的也变多了,这里变成了环青海湖旅游的必经之地。

但是,石德荣告诉闪电新闻记者,生态效益不仅带来经济效益,更是给全国带来生态屏障。在之前,整个海晏县的普氏原羚不足100只,如今,已经有800只以上了。

当记者问到“这里的环境这么艰苦,真的打算一直干下去吗?”石德荣摇摇头,又点点头,说:“很抵触的,一开始。这是什么工作呀?天天都在外面跑。但是你看这些树,那一大片都是我负责栽的。他们郁郁葱葱的,表现得那么好。这些树都是我的娃儿,慢慢地一天天在长大。”

闪电新闻记者 陈一钊 袁勇  青海省海北州报道


上一篇:马超到了成都城下,刘璋立即投降,如果换成关

下一篇:没有了